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9日电(记者 上官云)北京时间10月8日,202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结果揭晓: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获此殊荣。

9日一大早,#村上春树继续陪跑文学奖#冲上了热搜。一些网友感叹村上春树再一次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还有人晒出其作品中比较经典的句子。

他举例说,网龙网教通作为国内首批推出保障方案并宣布免费提供在线直播服务的教育平台之一,已持续为湖北、福建、湖南、广东、山东、河南、黑龙江等地提供“停课不停学”平台技术支持,覆盖超过1500万用户。

他提到,村上春树在艺术上跨度很大,有高雅之作,也有通俗之作,有一些作品如《挪威的森林》已成为流行文学的经典。村上春树获不获诺奖,都不会影响他在读者心中已有的地位。

据介绍,网龙接下来计划将全息应用于双师课堂远程互动教学,将优质的名师资源,以集中授课的形式,一对多的远程传送到各个偏远地区乡镇中心校的全息教室中。

“据我的观察,读者越追棒的,诺奖越不会考虑。所以,越是有‘热度’的作家,可能越是获不了奖。”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网龙展区工作人员介绍,101智慧教室是网龙凭借领先的移动互联网技术与雄厚的教研实力,针对K12阶段教学场景设计的解决方案,希望通过AI教育机器人、101教育PPT、AI课件等网龙数字教育产品,为教师、学生、家长提供连接校内外学习场景和贯穿课前、课中、课后三个环节的智慧化教与学整体解决方案。

网龙旗下Edmodo更是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远程教学平台名单。先后被埃及教育部、泰国教育部、美国佛蒙特州教育厅选定为合作平台,为当地提供教学支持。

“而这种微妙的韵味,在英译本中好像没有得到充分的传达。”他猜测,这也可能是村上春树一直“陪跑”的原因之一。

在5G全息投影区,投屏里一位正在上数学课的老师,也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网龙工作人员介绍,通过5G全息投影,网龙将身在中国·福建VR体验中心的朱明丽老师“请”到了展会现场,讲解小学数学课《直线与圆的位置关系》。

“陪跑”文学奖的村上春树

他获诺奖的可能性有多大?

一个“要坚持写下去”的作家

也有不少人在讨论,村上春树啥时候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获奖的可能性有多大?

唐钰是一名辅助课堂教学的AI助教,日常工作是在101智慧教室里协助老师进行课堂教学及课堂管理。在101智慧教室里,唐钰还有其他“伙伴”一起分工协作。

与会的部分中国集成电路企业代表相继表示,将携手共建国家集成电路产教融合创新平台。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早在2017年3月,网龙曾通过全息投影,将远在英国的霍金先生“请”到香港,给香港的霍金迷实现了一次与偶像的近距离对话;2019年2月,网龙又通过5G和全息投影结合,帮助一位福州的特级老师给远在武汉的重点班级上了一节45分钟的物理课。

他认为,或者不妨这样说:写作已经成了村上春树生活状态以及生命状态本身。也就是说,如果把写作和翻译这两项活动从村上春树的生活中抽掉,他恐怕就不知道怎么生活。(完)

林少华表示,“此前村上春树和我见面的时候,他表示一定要坚持写下去,这点很明确。”

10月12日,通过5G全息投影,网龙将身在中国·福建VR体验中心的朱明丽老师“请”到了展会现场,上了一节小学数学课。王晓青 摄

朱明丽告诉观众,摄影棚里一台4K高清摄影机拍摄下她的图像和声音,通过网络,传到现场的全息服务器上,就实现了“栩栩如生”的面对面接触了。

网龙首席执行官熊立博士在现场介绍网龙“停课不停学”产品。王晓青 摄

曾翻译过村上春树多部作品的翻译家林少华却觉得,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其作品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通俗文学,而是具有智性和审美追求的“纯文学”。

村上春树的第一部作品叫做《且听风吟》,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其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畅销全球,引起“村上现象”,知名度不断攀升。近年来,其长篇小说《刺杀骑士团长》和访谈录《猫头鹰在黄昏起飞》均推出了简体中文版。

《猫头鹰在黄昏起飞》。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无缘诺奖的知名作家并不是只有村上春树一个。曾有媒体统计过,在过往的百年岁月中,许多文学大师与诺奖失之交臂:包括列夫·托尔斯泰、易卜生、卡夫卡、契诃夫等等。

围绕资金投入、学科建设、研发成果、人才培养等方面,四高校分别介绍了各试点高校国家集成电路产教融合创新平台的建设情况,总结首批平台建设的有效经验,剖析了平台建设过程存在的问题。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厦门大学四所高校于2019年5月首批获准建设国家集成电路产教融合创新平台。该平台将瞄准中国集成电路发展中的关键“卡脖子”难题,研究攻关集成电路核心关键技术,涵盖芯片设计、EDA工具、器件工艺与芯片封装等方向,培养集成电路产业急需的复合型、交叉型人才,着力推进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完)

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分别介绍了各自集成电路学科建设情况及产教融合创新平台筹备情况,汇报平台建设方案,提出下一步工作思路。

由于诺贝尔文学奖似乎一直偏爱“严肃文学”作品,因此有人认为,村上春树“作品的通俗性较强”,得诺奖几乎没啥希望。

最近几年,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都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但基本次次落空。所以,也有人戏称他为“万年陪跑”。

他自2006年获得有“诺贝尔文学奖前奏”之称的弗朗茨·卡夫卡奖之后,每年都出现在多家博彩公司赔率榜的前端。但村上春树本人却称,自己写作的动力来自于读者而非奖项。

“在过去几个月‘停课不停学’的实践中,更多人认识到互联网技术与课堂相融合将是未来教育的新常态。”熊立说,线下教育的核心优势是教学场景,线上教育的主要优势是能打破空间地域限制、并融合AI、VR、AR等丰富的呈现形式。但无论线下教育和线上教育,其根本目标是一致的,都是要为教师、学生提供好的教育产品和学习体验,因此,线上、线下教学的协同发展才是未来教育发展的大势所趋。(完)

“陪跑”之外,也有一个问题比较热门:未来村上春树获得诺奖的可能性有多大?

厦门大学校长张荣称,聚焦关键领域核心技术,破解“卡脖子”难题,培养堪当时代重任的创新型高层次集成电路人才,把高校的科技创新优势转化为产业发展的动能,是国家集成电路产教融合创新平台的责任和义务。

“比如通过101教育PPT,老师就可以轻松完成备、授课的工作。”在这个“未来教育”样板间里,网龙工作人员演示了如何让产品帮助老师承担更多教学工作,让老师把更多精力倾注到学生身上。

村上春树没有得诺贝尔文学奖,也许还有作品翻译方面的“锅”。林少华补充说,村上小说中的故事很有趣,其文体所具有的那种妙不可言的韵味,恐怕比故事还有吸引力。

厦门大学是全国最早开办电子类相关学科和最早成立半导体学科的高校之一,也是大陆高校中对台交流合作最广泛、最活跃、最成熟的学校之一。目前,厦大国家集成电路产教融合创新平台在全国率先推出集成电路企业台港澳籍技术骨干在职攻读博士学位项目,已录取7名2020级非全日制台籍博士研究生,为厦门市进一步引进台籍优秀人才开创合作范式。

此外,也有人晒出心目中村上春树写过的经典句子。

在网龙首席执行官熊立博士看来,数字教育产品及平台,不仅是实现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促进教育公平之举,也是是教育“抗疫”的良方。